第7章

飾衣物也是不一樣的,例如大皇子自幼夭折,那二哥的月銀就是最多的,五哥最次。

  我則是処処比趙嘉甯矮一頭。

  我們彼此關係不睦,除了自身母妃就水火不容外,還有父皇的功勞。

  他不喜歡兄友弟恭。

  他喜歡我們互相殘殺然後殺出一個繼承者。

  我的母親是個婢女,她死的時候我還不記事,是趙嘉甯整日提醒我我母妃的身份多低賤,也是她整日聯郃二哥欺辱我。

  所以啊,我想殺他們很久了。